app

其实他们是一群可爱的小伙伴

进个圈子锻造自己 沈青黎

在努力。活在自己的圈子固然孤独,但为了日后想要做的事情。

阅读文字:

认识一个姑娘,在北京读民办大学。到北京后,她就一直颇受表姐的照顾。


姑娘的表姐是一位富商的女朋友,姑娘常常跟着表姐泡吧、搓麻将,渐渐学会了喝酒玩骰子。北京对她来说,就是酒吧里的五光十色、度假村的温泉和闹哄哄的麻将桌。姑娘就安心地待在表姐的圈子里吃喝玩乐,羡慕着表姐和她的闺蜜们的生活,盼望自己哪天也遇见一个有钱人。在这个20岁姑娘的心目中,家境不够好的女孩只有两条出路,要么就嫁个有钱人,要么就傍个有钱人,否则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下去。


另一个姑娘,也是北漂,每月拿两千多块的薪水,和老乡一起租住在地下室。工作之余,姑娘最喜欢去动物园的服装批发市场淘廉价衣服,再就是窝在出租屋里用二手电脑看电影。在这样的生活里,姑娘变得很悲观,总是抱怨北漂的日子看不到未来。有一次跟姑娘闲聊,我建议她学点东西提升一下自己,好为以后的升职作准备。听了我的建议,姑娘特别感激,她告诉我,自己平时和老乡们待在一起,大家经常用家乡话聊天,讨论最多的就是老家的事,再就是哪儿能买到便宜衣服,从来没人跟她讲过该如何提升自己。


两位姑娘的经历让我十分感慨,也开始检讨自己的生活圈子。因为我发现,有时候圈子真的很重要,它能决定你的生活态度与人生方向。有一阵子,我感觉特别忙乱,做事很没效率。经过观察我发现,原来那阵子自己交往的都是“穷忙族”,人人喜欢熬夜拖沓刷微博,却把要事都搁在了最后。还有段时间,我迫切地想要买房子,但那时我并不具备买房的经济实力。后来我才知道,自己的这种心态来自圈子里的群体压力,因为圈子里的每个人都在强调购房的重要性,潜移默化中我也受到了影响。


如此说来,想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正确的圈子,然后想办法融入,并努力汲取其中的正面能量。在北京艺术圈颇有名气的乔小刀刚刚成为北漂的时候,还是个装修工,接触到的也都是跟自己地位差不多的打工者,但乔小刀不愿和其他人一起喝酒打牌来消磨时光,他想做个搞艺术的。于是,他开始经常去文艺青年聚集的宋庄闲逛,想法子认识了一群搞艺术的朋友,并试着画起了装修画。几年下来,乔小刀还真的开起了公司,做起了艺术家。


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像乔小刀一样有勇气,想尽办法接近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,融入自己理想中的圈子。可是,我们至少要学会检视自己身处的圈子,看看圈子里的人属不属于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类人。如果不是,就要果断离开,不要贪恋小圈子带给自己的那一点安全感,却禁锢了自己本应无限广阔的思想。此外,我们还可以通过网络途径为自己营造一个虚拟的圈子,隔空关注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些人,看看他们读了什么书,看了什么电影,平时又在做什么,然后试着像他们一样生活,也许就能更快地接近梦想。



奄奄一息送入河里,请问你们还能活吗?

我们为什么要甘于平庸

真实

Turiny:

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文章,文章的内容说月收10万,真的难么?


是的,月收10万,在自己目前看来确实是个天文数字了,因为这已经意味着一天就能挣到了大学几个月的生活费,中学一两年的生活费,怎么想象这都是诱人的存在,可同时应该意识到的,是伴随高收入的高风险性,这有点像成语虎口夺食中描述的那样,没有一点狼性和搏劲,其实生活很容易就会把你腐蚀,你会非常享受已有的生活,而忘记了诗和远方。


老罗前段时间做客《鲁豫有约》,里面谈到他个人的生活,就是他是个月光族,而且他一直都是租房住,而不是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,其实这两段从他口里说出的话,我是非常感动的,因为这就是我想的,无论未来我赚多少的钱,我可能都会是一个月光族,三分之一给家人,三分之一给朋友,三分之一给自己,我想去探寻生活的另一种可能,可是我也同样拥有着罗永浩的人群恐惧症,但这却并不影响罗永浩的公开演讲,如果可以的话,公开演讲就类似于按部就班的题目,笑点可以设计,泪点可以设计,提前设计好一切,你只需像一个机器一样运行就行了,当然这期间也需要一些个人的天分,比如突发情况等等,没有谁是天生的演讲家,大家都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,外加一些天分。


我会去花费几百万买一套房子吗?可能真不会,如果生活的可以,我愿意租一套非常不错的房子,这样才是真正有品质的生活,尽管这不会带给真真实实的安全感,但你的骨子里却挣扎着一颗自由的心,你根本不愿被束缚,即使有一天你真的有钱可以买一套房子时,我可能还是会去住房子,一种生命的漂泊感,一种不愿被捆绑的自由心。


我是一个甘愿冒风险的人吗?以前的我表现的常常不是这样,我更愿意躲在人群中,甚至不与任何人交谈都会让我非常的舒服,一个人的时光离自己的灵魂最近,我会听着音乐掉眼泪,也会为一首诗感动万分,但我必须走出来,去勇敢的面对人生的另一面,就是主动与别人交好,否则我的一生不但会碌碌无为,更可能在爱情中折戟,这明显不是我能接受的,还好我体会过那种主动的感觉,如果当初我没有主动的参加数模竞赛,可能我也不会轻易的取得研究生报送资格,如果当初我没有主动的参加研创的面试,可能我根本不知道大学还有另外一种活法,如果当初我没有,我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我,同样换一种提问方式,如果当初我做了,现在的我又该是什么样子?我想一定会比我现在更优秀一点吧,可能我已经学会了吉他,可能我已经游遍了中国,也可能我已经去过了青海或者台湾,甚至有可能我已经漫步在加州或伦敦的某个大学校园,然后有一个跟我相配的女朋友,可现在的我呢?依旧是一个人,依旧在生活中挣扎,我的视野被困在了这里。


我们为什么要甘于平庸,因为那里最温暖,那里最不需要思考,那里只需要懒惰即可,平庸是不会有创造力的,可能一件很小的事情都会拨动你的情绪,而你还以为这是你人生最辉煌最快乐的时候,这是什么?这是幼稚!这是你还未长大的迹象,你需要像大男孩一样的阳光,你需要像父亲一样的大气,你需要更多的对生活主动和探求,你也更需要对内心完成最深的探寻。你的主动不是纯粹为了探寻内心,探寻内心也不是纯粹的为了主动,而是主动是伸长你人生的宽度,探寻内心是拉伸你生命的深度,而时间推着你,不断的向前走。


无论为了内心,还是为了谈一场恋爱,你都必须主动起来,否则不但你的人生会平庸,你的自由也会缩短,一个成大事者,必须浪的起来,必须有股狼性的凌冽和霸气,而且这样的凌冽和霸气一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,自己有没有?肯定有,我亲身经历,尝受过主动的艰难,以及主动带来的满足感,这就像跑步,其实最累的时候不是最后,而是开始的10分钟左右,你会想放弃,非常的想放弃,但是一旦你坚持了下来,你会发现跑步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,而平庸是什么,平庸是你什么都不错,然后在一些细枝末节上榨取痛苦和快乐,这样的节省会太拧巴了,我不喜欢,我喜欢大方的来,大方的去,柴静曾经说过一句话:我喜欢在最孤寂的角落被最热烈的掌声包围,如果你问我愿不愿意,我说:愿意。


浪起来,你的人生才会丰富,而且这也是生命的本质,你看看那些成年累月生存在村子里的人们,他们有什么视野?他们的视野仅仅是村子里周边发生的一些无趣的人情世故,除此之外,并没有什么对人生有指导意义的价值。如果人生可以靠经验去丰富,那你就要去主动获取经验,多走一走,看一看,甚至一定要全方位的观察社会和人生,你根本没有资本去平庸,当你虚度的时候,我希望你的人生也是最辉煌的时候。


最近的论文进度有点慢了,或者是由于我深层意识里觉得我已经完成了这件事,可是并没有,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修改和总结,我是时候沉下心来去写一些东西出来了,否则到最后我可能还是紧赶慢赶,你意识到自己已经完成的这件事,说明你开始内心浮躁了,胆大心细,不给自己留底线,甚至轻度的焦虑对做事情是有好处的,一个散打散游的状态,是成不了事情的,很多事情的成果你都是要付出苦难在里面的,比如自己最近的身体开始好转,肌肉也开始增多,这是与这几星期自己刻苦锻炼分不开的,如果我没有汗水在里面,我也一定获得不了现在身体壮实带给自己的自信和满足感,写一篇论文是要下真真实实的辛苦的,不是你说两句话就可以蒙混过关的,像今天找老师签中期报告一样,你一定是抱有侥幸的心理在里面,可然后呢,被老师退回来了。


做事情和做人是一个道路,就是真诚,用心做事,才能做成事,用心做人,才能交到好朋友,不抱有任何侥幸的心理,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来,生活给你的,一定是公平对等你的付出。



这次真心结束了。如同老照片,用时间标记。

围墙太高。

坐着心慌做着心慌,环境因素,还需坚强和坚持,做一个勇敢的少女

淡怀

总感觉异地之间总存在一种淡怀的结局,以为做得到的坚持却是距离带来的消逝。最近连坚定的自己都想要置之不理。

大金筒,祝福